返回99首页

99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67|回复: 3

[艺术评论] 森达达:历史的嬗变与栗宪庭——中国当代艺术简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3 16: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森达达 于 2014-9-23 16:38 编辑 8 N4 b: t& B$ ^' Z+ Z$ T

; S; @( v6 d/ M, ?8 `! Q. `: E0 d- Q9 W8 ^
森达达:历史的嬗变与栗宪庭
. U& l6 G7 `. M ——中国当代艺术简史

# a7 ~% h0 \( Y1 Z8 o
( P$ H- X& W$ u9 l! n  O6 g/ C9 ]
+ _- z2 j# Y% H9 R7 V      (导读:中国当代艺术“教父”栗宪庭身边猛将,回忆三十年来当代艺术核心圈的内部纷争;从栗宪庭的自杀、作为左右手的“普世派”与“毛左派”之争,到杰德·珀尔批伪;揭开了轰轰烈烈的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历史之谜。)
% k# I/ `& R- r/ `& H8 C0 S; x6 R

森达达

森达达

# |: F+ ?; Y4 f4 p0 f& S( y                               森达达
8 z) K6 ]8 q! C% F) z- |: x4 g. @
            
9 U' L) Q2 n6 e- l0 x. X                                            ! M& K9 T0 v; H6 J+ X, A3 H
6 x$ h. J$ b/ H5 u3 W
森达达:历史的嬗变与栗宪庭
* s3 B+ c$ ^9 c9 F; S——中国当代艺术简史

$ d: a6 N* S& y  u* c# x/ ~( C6 {& N3 l* l  `. o& I
                             
7 C- a. I) S, \( P7 T       : H; r# o. y' U4 }( \' |: p

  ?0 h* q7 S& r" X& F) h$ t' e        在人类历史由蛮荒向文明演进的过程中,一直就存在着两股势力的不停的交锋;即“民主诉求”和“极权专制”之间的搏弈。
! y+ M$ C8 i1 [! @% ^" C
/ C9 E9 a% r) ^        中国五千年的封建极权专制,到了二十世纪,终于孕育出了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魔头——毛泽东。毛的杀手锏就是“借刀杀人”如告密陈独秀,借国民党之手来消灭共党内部上司及异己者,又借日本人之手消灭了国民党。夺取全国政权后又将所有开国大臣灭掉。这个魔头的一生,浸淫在血雨腥风之中;仅“大跃进”和“文革”两项,死在他手中的人数已超过七千万;相当于在中国投下350颗广岛原子弹的杀伤力!2 l& f& O: |% @; S
3 s- x3 J5 N9 v: {8 E- v6 L
        1976年毛泽东死亡之后,意识形态开始松绑。1979年崛起了“朦胧诗”和“星星画会”,标志着中国第二次新文化运动的萌动。
4 ^1 i$ B2 R7 M5 s+ p2 @) b3 f. Z/ E# x
- |. i! R' l/ v3 B! a% t( B1 b
5 n# s4 c! C' |0 Q$ d: }
森达达《死亡的太阳(一车块状蜂窝煤灰)》局部(1983)
; ~' ?8 A) d" R* M
8 ^6 g3 x  b0 X4 d! Q( E  @( ~, G9 v( D! A8 I2 ^
                        一、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起
" {) L; S% M& e$ B) p+ L( y/ \1 b3 c4 r1 A8 [& E* [' `6 q
        1983年,由于极权内部斗争需要,掀起了一场全国性“清污颂毛”运动。5月20日,当局老人党们齐聚南京,一场名为“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四十一周年——全国美术工作者会议暨美术成就展”的会议在美术馆和政协大礼堂召开。许多八、九十岁的走不动路的延安时期的老人党,是被用担架或轮椅抬到会场主席台的。一场虚伪的、滑稽荒诞的闹剧上演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也就是这一天,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南京5·20(政治)事件”。这一反毛事件的发生,拉开了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序幕(《率先吹响85美术新潮号角的人》新浪收藏2013-01-10)。
: i- D7 K! S: `7 R, s0 }' Z* m  J' E/ ]
         “南京5·20(政治)事件”是偶发的也是必然的。它为什么会发生在我(森达达)身上而不是别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国门是一夜之间打开的;我这个年龄段的一代人,虽经历了文革,但却是幼年,这在我们的世界观尚未形成,就完全接受了西方文化。这在当时,年龄上大10岁甚至5岁的人,都是具传统价值观的思想包袱的。按理说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当时是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全国美展的,但我的老师画的毛在井岗山的油画作品尺度太大,一个人无法搬运,所以临时向上级申请,增加了一个名额,拉上了我。另一个问题就是代价问题;凡推动历史的行为是必会付出代价的。这事件是偶发的,因此事前我没考虑过后果,事后我逃了。公安大批人马多次抄家追查时,我才意识到事闹大了。于是就有了所谓的“云台宾馆召开外国记者会寻求政治庇护”、“连云港口劫外国巨轮出逃”的与事实不符的传闻(记者会事有,但我没有“寻求政治庇护”;巨轮漂移事有,但不是“外逃”)。有人说你当时为什么不选择坐牢呢?那时不比现在的坐牢就是资本。那时作为“反革命分子”,就是枪决了也没人知的,更不会有媒体报道的。何况是赶上了“清污”运动的风口浪尖上?
# B! I: q/ @! p* ^1 q      
( \' ~! u1 s/ S5 Q7 K       * Z4 t; U! ^$ m* ]: b# D
+ t3 L3 J# I2 C! ]% l. W% @' p
        到了1985年以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新艺术运动就在全国各地展开了。闹的最凶猛的是以圣君为代表的连云港群体;一场“现代艺术展”,参观人数突破三十万,可谓是倾城出动,堪称人类文化史奇迹。另外还有以柴小刚为灵魂的南京群体;其举办的“国际青年年,江苏青年艺术周”,参观人数达到数万人。其次是黄永砯的夏门群体、张培力的杭州群体以及顾德新的北京群体等。最假的就是王广义了,用张培力的话说:“所谓的‘北方群体’实际上是皮包公司,就他王广义一个人;一场展览都没有”。) ?0 a/ [. m' n
6 y. c6 z* n* d, S0 x; q
" A0 j4 R. v7 l8 |- G: Z

栗宪庭森达达

栗宪庭森达达

' U  i- T" {* o “中国当代艺术87’云台山大会师”:栗宪庭、森达达1987年2月于云台山
( X% L! E' {" @/ G& x" i! V
: y2 t. W0 `) N
( B; n5 f. Q* Q) y7 A
3 |  v7 f: ~  c                     二、87’云台山会师
* Y9 x% ?4 ]. m7 F8 d( \3 o: `
: X: w/ b2 ]9 V: r- B% G# f' r       1987年2月,连云港市艺术剧院后的柴小刚家,我推开虚掩的院门进入小院,见屋门上锁,门前小凳上坐着一位客人,正晒着太阳。我们互相招呼问好后便聊了起来,我问他是南京的?他说不是。我说您也画画?他说不画。我没有再问;想他应该是北京来客。我说我刚从深圳回来。他说:“他们说深圳是80年代的大寨田”。我说我在新大寨田的峰顶上做了洒尿行动。我们从深圳的建筑谈到北京的建筑。他说:“最让人压抑的是天安门的设计了,尤其从金水桥上下来,那个斜坡,路越来越往城门口收紧,当抵达最底点时,人的精神也就崩溃了!”他边说边抬起双手比划着。我暗吃一惊,此人来头不小;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我说:“中国目前在理论上就数栗宪庭了,十年后就该是他的天下,他说了算。”来客说:“十年后我就退休了”。我深感吃惊,是他,栗宪庭!4 M4 l' U9 A9 x7 S0 p

4 [9 W- s' r- k9 W+ v5 H7 ]/ F       不久,柴小刚的临居回来,将柴的屋门打开。傍晚,柴小刚带人回来帮忙做饭,我们热情接待了栗宪庭。
9 }' @- w0 e) }$ o6 p1 E0 m' ]9 u/ W: T( @4 V) W
       当天晚上,我们就对当时的轰轰烈烈的“85’美术新潮”运动作了深入讨论;重点谈了黄永砯。柴小刚说:“黄永砯的砯字,在新华字典中就不存在,我是查了康熙大字典才找到的,结果是有许多种发音”。栗宪庭说:“他(黄永砯)给我的信中专门在‘砯’字后面注明读‘平’”。而我也一直认为黄永砯是中国“85’美术新潮”的焦点所在,是个符号人物。/ @9 ~6 C' w6 T# n2 D; f; ^; W! \

4 R% g9 h2 n2 N4 F7 ]7 D0 X3 \9 |       第二天,森达达、栗宪庭、柴小刚三人骑单车出行。郊野早春的气息迎面袭来,抵达山脚下,浩淼波影中便有些醉意。我们徒步上山,不久三人便溶解在山色之中。
6 E) A) h4 u+ D4 Z/ r2 `' w; v7 {3 p6 p
       与栗宪庭交流,没有任何隔阂,我表达了我的社会抗争的观点。我也为我的作品不但不被圈外理解,同时也不被圈内理解而困惑。我说:“我的作品《死亡的太阳》(一车块状蜂窝煤灰)送展时就多次被拒绝。”栗宪庭说:“你的这件作品的创意到是很好的”。
' i: F( R: v2 Y
3 A0 x7 [5 o" N3 t      我们在山顶发现一块巨岩,像一艘战舰,我们三人登岩后有在空中航行的感觉。柴小刚和栗宪庭在巨石的一端,我在另一端;柴小刚小声给栗宪庭讲故事了,他说:“有一个人将几十万吨级的日本巨轮启动后开公海上了,海警出动数百人包围,将其拿下,结果发现此人正在梦游中呢。这人现在就在我们面前,看看他是否又在梦游了?若是梦游的话,站在这巨石上是十分危险的。”栗宪庭听后目瞪口呆。(三十多年前的“‘山美丸’号漂流事件”曾闹的满城风雨,尽人皆知。故事版本极多且越传越离奇。那件事我一直选择遗忘的。那天我本是在港口画写生的,抬起头来眼前便出现了一艘从未见过的庞然大物,是什么力量将这位少年提升到几十层楼高的巨轮甲板上的?一觉醒来,这庞然大物就已漂浮在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之中了。这样的离奇的事,不是梦又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所谓的医学报告是否存在,即使有,也不仅是为了保护那位少年,更是另有隐情的,这谜有待未来揭开)。
* G, n1 d- T' D7 l  ?# r: Q* R' E' S6 }/ J+ m
       山顶上,云在脚下袅绕,我们碰上了一位游人,让他按下快门为我们留影,历史永远记载了这一刻。; k  T) X# D2 @% q  Q8 C; H7 v
! q! t! V1 @/ z- B5 R& {  ^  C
     “87‘云台山大会师”的历史意义,不仅对“85’美术新潮运动”作了历史性总结,也影响和主导了未来三十年甚至五十年中国当代艺术的语义诉求方向及语境的反体的客观存在的内在把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预言已越来越被历史所证实。1 N) i5 C1 {/ x7 k. Q6 I
8 x+ S2 Z9 Z' H- p
       晚上回到柴小刚家,柴小刚拿出一本我当时写的文字作品集朗读,栗宪庭甚为喜欢,他说:“没想到会写的这么好”。
4 o5 _* g$ z2 z2 N4 \$ m* o) h3 Y7 I7 P2 f1 @( x) @5 e
       第三天,我们到群艺馆柴小刚的画室参观之后,骑着单车返回柴小刚家;路上碰见了圣君。我和栗宪庭在前,柴小刚在后,圣君就一直和柴小刚说着话。我告诉栗宪庭说:“后面那位就是圣君”。栗宪庭回头看了看说:“他给我寄过他的照片”。这时已到了柴小刚家附近的路口,我和栗宪庭就先转弯下了大路,柴小刚让圣君到他家一起吃饭,圣君没有答应,而是沿大路一直走了。1 v4 C9 C+ d) p1 j: V8 T, V4 i

& ]. @3 A4 ^" B0 R% [/ N       深夜我从柴小刚处回到家刚躺下睡觉,就有人敲门,来人是圣君,他说他感觉很奇怪,中午路上碰见的那人到底是谁呀?我说是栗。他说:是栗宪庭?我说是。他说:那你怎么不介绍?我说:当时没有机会介绍你就走了。他问栗来了多长时间了?我说前天到。他说:你和柴小刚俩人怎么能把栗宪庭藏起来呢?应该介绍给大家啊。我说没有藏,只是还没来得及介绍给大家。我支持你的建议,我们可以组织研讨会,让“盲仁社”弟兄们都到场。于是,迎接栗宪庭的当代艺术专题研讨会及画展便被开展起来了。9 [! N3 i# p9 m! I2 U3 c/ V( ?& ~

! N9 s( t0 N% O) V9 R0 B  I. y       我们本想让栗宪庭在连休养几个月的,没想到才十几天,栗便要回京了。这十几天我和柴小刚几乎是24小时都在陪伴他的,所以我们结下了极深友谊。
! R7 s3 Y' t: F
( E/ a' t) L- d. g  x) H$ C  y+ g       那天我和柴小刚等人到火车站为栗宪庭送行,大家在站台上围着栗宪庭说话,却不见了我的踪影;正纳闷时,见我从检票口冲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串香蕉,这时火车已滑行了,我将香蕉从窗口塞了进去。我的这一行为让栗宪庭甚为感动;后来他给柴小刚的信中说:“森达(森达达)先生是个好人,是个艺术家,我很喜欢他,一串香蕉一直吃到北京”。所以柴小刚后来说:“栗宪庭这次‘南巡’,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了森达;是下一步的被(栗)重点推介人物”。柴小刚的话是很有份量的;他已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未来的发展方向。1 N% ?# {0 t, m* }: [7 X
4 ?9 L1 j- [$ y" G7 [+ X. }6 v
       我并不知栗宪庭抵连的前提是什么,后来我从人在南京的徐一晖处得知,当时栗宪庭情感上出现了问题;他感到自己精神上就要崩溃了,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就象在汪洋之中漂浮的人需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他在年初一登上了空荡荡的“专列”南下抵达南京找柴小刚倾诉。而“85’美术新潮”艺术家中就数柴小刚与栗宪庭关系最紧密了。为了让栗宪庭散心,柴小刚决定将其带到连云港疗养。徐一晖说栗抵宁时情绪仍十分不稳定,柴带栗启程赴连,是他到车站送行的。也正因此,促成了事实的“中国当代艺术87’云台山大会师”的局面。
+ o- Y4 p" D9 j6 W2 q" S8 B, d2 L9 K) ?9 m/ l! ?
* q+ L5 W4 G3 k/ B3 s3 B) F

森达达

森达达

; I/ ]% y( y9 u+ |3 O“中国当代艺术87’云台山大会师”:柴小刚、栗宪庭、森达达1987年2月于云台山  0 O7 o9 d7 j: ^% t$ R
: }6 ^1 n1 c2 [8 f

$ ?$ V5 H5 n) l, N) c: u                               三、回访栗宪庭
2 A2 \( Z3 |6 J) \* i; A; p8 d& G
! m* g; E% {8 m, M. P' Z: Z. m7 G        不久,我去北京看望栗宪庭,见他精神状态很正常,于是就放心了。栗住后海南岸的房子很小,只有一间屋子,墙上贴有其子小石头的蜡笔画,屋里放了几只红色沙发。栗说:“我实在是忍受不了”。李书英说:“又怎么了,谁惹你了?”栗说:“我说的是这沙发的红色看上去太热,让我受不了”。, b* O7 q$ S$ b
, |1 [$ o! E3 f9 H: A# P9 e. t0 w! ?$ g
        傍晚,栗宪庭领我去施本铭家,施不在家,其漂亮女友在,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屋子里一张放大了的照片,是施将其女友搂在怀里骑着摩托特写镜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1 E0 n. \* P8 p
2 @8 s+ F: x1 Z        我想见顾城,得知其不在京;栗宪庭力荐杨炼给我认识。我拿着栗写的纸条,去了劲松杨炼的家,杨当时脚扭伤,腿上打了石膏,正在家养伤。我们聊了近三个小时,很是高兴。) n' ^2 h# I. x# a) U1 [

# A, {# O1 i* t$ ^2 D# `        从杨炼那里出来,不远处就是荒野和菜地了;那时还没有三环路。通往大北窑的土路上所积的尘土漫过脚面。
" i: L# H9 p$ u) l* j0 X! F- |, s$ H# `+ ?
        我进了路边一家小饭店,叫了一碗牛肉面正吃着,见四、五个女孩交头接耳说着什么。一个女孩说:该她去了。被指的女孩又推给另一女孩:让她先去。于是这女孩便去了,不一会回来时却涨红了脸。她们一个个都轮流着去过了,最后的一位年龄最小的也是最漂亮的女孩去了后却久久未回。这时我已吃完面;想着要去厕所,便走了过去。那是在菜地里搭起的简陋茅坑,男女坑位之间只有一道一米高的矮墙,人站起来两边都看得很清楚。我就见那女孩光着屁股站着,裤子退到膝盖下,一只手撩起上衣露出双乳,眼睛直钩钩紧盯矮墙的另一边;一个男人也光着屁股站立,鸡巴翘得老高,正手淫呢。" z) ?3 @$ O8 b3 B

/ a, f; m9 X/ g$ \$ A% Z3 \        起风了,漫天的黄沙卷起。
( \+ d, L, F; ~7 j2 y- W8 y& I0 ^+ D( P4 i$ D! h
        我跳上一辆模样像手风琴的公交车。启动了,这辆车就在土路上弹跳着,每弹跳一次,车箱里就吸饱了尘埃,令人窒息。
; W5 H  Y; {  e$ S2 w( j5 b/ e$ g4 M8 B$ Q+ x, |5 \7 z! l
        我当时就在想,这座垂死的城,若不是栗宪庭这几人在的话,这城就完全可以从地球上抹去的。
7 ^4 \. E/ n4 q& `7 Q5 _- K5 ], [5 {7 Y% q' Z+ q. A9 w& ?

% r: a8 h4 l4 ~# \- Z7 j' |. K8 r# E! o2 n: g0 q: M! N& ~
                            四、89’大展不具革命性
* T/ h4 t6 \  E: N6 b
2 p4 J9 v- V+ Q1 {" `+ J6 I6 ^        1989年2月,中国美术馆举行了“中国现代艺术大展”;这已不具革命性,仅仅是个回顾展而已。
- o9 J4 |$ V' h+ k. T0 \
# N/ k0 v7 s# p4 [5 I7 t4 V       2 o/ Z1 n4 M, f
( F# p8 e/ S; n+ `$ L# f9 ~. A
         五、中国第二次新文化运动遭国家暴力机器切断
! w: ^/ b+ L) O8 t" c3 k4 z( |8 i( r. T
        1989年6月,撞击我们这颗星球的“6-肆屠城”事件的发生,中国第二次新文化运动被切断;历史被拉回了黑暗的中世纪。
2 P  J( [6 \( Q( i7 g. \& K+ N8 K  b" E2 o
/ P0 k+ N( l' o7 [

) Y2 P/ r5 e$ v                               六、栗宪庭的自杀
) u9 O. d. E- E% ~$ t( l8 ^
6 x' R$ q' N" o" m* ?/ O) k         89年“6-肆屠城”事件发生后,栗宪庭就彻底精神崩溃了。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一现实。后来就传出栗自杀的消息。说是廖文先发现的,将其送医院抢救。栗宪庭“满身都被插上了管子”,廖文吓坏了,打电话向岛子等人求助,大家日夜对栗实施监护。90年我见到柴小刚时从栗本人给柴的信中亦得到证实。( T* p6 j" U/ W8 l! O% Y( \/ j* F

( v) e  Q0 i% F( \0 F; v# p# O0 I- K$ o5 s
                         七、中国当代艺术的失语期
/ g8 Q" I% L5 p# @! r- a- @8 u& i/ h+ R' t. ^2 P- ~" x
        1991年,曹小冬找到了一小笔启动资金,创办《艺术潮流》杂志,并交由柴小刚主编。柴小刚又拉上徐一晖和栗宪庭,组织起了一个委员会;这个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是我的好友。(后来又有岛子、廖文加入。)柴小刚在常州给在深圳的我打电话,告知这一消息。在当时,做这样的艺术专业刊物只赔不赚是肯定的,所以我预计它出不了几期就会无法维系下去的。而我当时不仅在给香港《大公报》做事,还承包了一家香港的新闻社,手里有几本杂志在做。以我当时的力量,养活几本《艺术潮流》是没问题的。实际上栗宪庭在做《中国美术报》时,就曾提出让我协助做点事,我当时没反应过来,之后美术报倒闭了,我就感到很遗憾。这次有了《艺术潮流》,我想对于我来说又有用武之地了。后来我也去了趟常州,在位于张太雷故居后院的编辑部里,我见到了曹小冬、徐一晖。在当时,这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唯一话语平台了。“代表着未来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走向”。我当时有接管这本杂志的想法。也就是要把本是可以期待的我所理解的具社会抗争的普世价值观的艺术潮流的涌现落实到实处。因想到是曹先牵的头,就想等其编两期后再说。但后来由于丁方、王广义、方力钧三人的渗入,使这一期待化为泡影。我看到第一期后就打消了支持这本刊物的念头。这根本不是学说刊物,而是专为丁、王、方个人包装作的宣传册。丁的观念过时自不待说;王、方的毛左及奴才主义更是致命的祸害。《艺术潮流》第一期就搞砸!栗宪庭将责任推给丁方,丁方就反弹;结果俩人闹翻,丁出局。于是王、方便被放大了。“王毛左”当时是皮着羊皮的狼,伪装很密实;“方奴才”又自称“野狗主义”,即谁投食就跟谁玩一玩世。我当时就想不通,这种陈佩斯式的光脑尖哈哈笑的东西和“叛逆”有何相干?柴小刚、徐一晖、曹小冬三位大佬冤大头,主动放弃话语权,宣布创刊号不上自己作品,以表“胸襟宽大”。之后我曾问徐一晖,我说创刊号上怎不见了你和柴小刚、曹小冬三人的作品?他说:我们作为编辑,若发表自己作品,那杂志还有什么公信力?我说:你还等什么公信力?这杂志出一期是一期了。若是我在场,我必将我的主义放最前面的,那怕在印刷机旁守着,我也要这样做。我说这不是自私,是原则问题,我相信真理永远在我手里。我又问徐一晖,那个画光头哈哈笑的是谁呀?他说是栗的老乡。我说是老乡也得讲道理啊,臭就是臭,怎能说成是香呢?他说这是栗的事。我说他怎就认识了栗?他说是柴小刚推荐的。
; g. s8 v* D1 H- ~5 y2 i. G7 B4 l# H* u. a+ C

# Q  G- K& U( h, C, \; d- R) f8 \* Z
        后来我得知,给曹小冬出钱做杂志的是一位在台湾做行画生意的商人。人家说了,先代理丁方、王广义、方力钧,一定要在学术上多下功夫,包装好了运作起来后再与你们几位签约。原来如此!什么“波普”、“玩世”的,这一开始就是一起商业阴谋。栗宪庭、岛子、廖文也都成了冤大头;不仅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且是哑吧吃黄莲。我开始意识到有时侯商业对艺术的破坏力是远甚于政治的,且防不胜防。于是我只相信我自己对艺术是真诚的,不再相信任何人。这也使得我这样的心中只装着杜尚、波依斯的艺术家陷于孤立之中。虽在艺术“核心圈”内混,却游离于外。有时候我在想,现在是文化断裂期啊!于是也就释然了。
) r# I& i9 ]& N. U* t
+ s3 e8 V7 r8 C
7 t0 K& D9 i7 A1 d( k
8 z; `  Y! o# W; {        实际上丁方、栗宪庭会闹翻在我也早有预言。丁方在85’美术新潮之前就有些名气,85’期间他也都名子排在最前的,被认为是旗手。但我一直就认为丁虽在85’期间出现,却不是85’新潮人物,更不是灵魂人物。无独有偶,栗宪庭亦持此观点;但栗是丁好友,故秘而不宣。我在1986年就发现有推介丁方的文章,一看文笔便知是栗宪庭的,却署笔名。我将这个秘密告诉柴小刚,柴后来又告知廖文。有一回,森达达、栗宪庭、廖文三人在路上走,廖文当场求证栗宪庭说“老栗,柴小刚告诉我说是森达说的,你从来就没有用过实名推介丁方;有这事?”栗宪庭说:“有一回《美术思潮》要了我的两篇文章,一篇是写丁方的,一篇是写黄永砯的;当时只能选择其中一人署实名,我就选择了黄永砯而放弃了丁方。”
7 Q( o' {! F5 a" x, m5 U& C0 K; Q, w6 P  c) c, V
        “6-肆屠城”之后,艺术生态中群体状态被打破;转向个体的遁世态势。而我当时就认为这种艺术生态若要恢复常态,至少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因此,这期间的个体的努力都是枉然的。这也就给具商业目的的伪当代艺术的兴起提供了机会。
; w; n) a& B7 w2 B
) k. o+ g; y/ `( V% }& n        1989年柴小刚认识方力钧并将其介绍给栗宪庭,虽然方是栗邯郸老乡,且见过面,但那时方是个刚学画的小孩,栗也并没把他当回事。90年代初,栗的后海南岸的住房需要拓宽,由柴小刚负责整体设计,方力钧的哥哥完成的施工。因此,方藉此机会就混进了栗的身边。
% S$ r1 l" Q1 t( r# M0 A5 M
, z) k$ U; X9 T0 r         90年代初,我是经常往栗宪庭家跑的;也经常会在栗家碰上一个人,即王广义。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那天栗宪庭出去办事,我一个人在屋里,这时王广义推门进来,他说老栗呢?我说刚出去,待会回来。他在我的对面坐下。那时正逢屠城之后,大家见面后总是要先发泄一下怨气,大骂几句极权,然后一拍手而成为好朋友的。于是我便先挑起话题,可是对面这位留着长发的表面看起来象个“艺术家”的王广义却并不接话,而且他听着听着表情愈发古怪了,于是我便收口。俩个人就一直沉默坐着,僵持了四十多分钟,直到栗宪庭回来。以后也多次见到过王广义,我们也只是招呼,并无交流。有一回栗宪庭精心制作了请柬,并派杨少斌送给我,那是栗的45岁生日。那天到场的人很多,气氛热烈。栗宪庭推着蛋糕小车飞跑,我和廖文在两边助推,小车由后方抵达前台,栗站在高处高喊了句“现代艺术万岁!”,便将蜡烛吹灭了,这时我操刀正准备切蛋糕,突然有人从我后面挤了过来,猛烈将我推到一边,由他切下了第一刀,这人就是王广义。回圆明园路上,我和一位艺术家说了王广义的行为,这位艺术家气愤说:“算他今天运气好,碰上你了,要是碰上我,非对准他脑门拍板砖或砸酒瓶不可,让他清醒清醒知道自己是谁。”后来从廖文口中得知,那只蛋糕是王广义出钱买的,原来如此。我想,我们“普世派”与“毛左派”冤家路窄,天生就是对立的,不是一路的人。而那张被收入镜头的栗宪庭、森达达、廖文、王广义四人的照片,就是切蛋糕的那一刻。这就是栗宪庭现在屋里挂着的第一幅照片。0 ?) i- l- f9 J6 H) n. M3 e
( O* E( Y2 H. g- H9 W# v
        我虽然90年代初就看透了王广义是伪当代艺术,但大量收集其资料用来批判是2008年王广义发动“反法爱国”运动之后的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我看了王广义的一些视频讲话后我目瞪口呆。王广义说:“在文革期间人们把毛主席放大都是用‘九宫格’方式,放大后这种格就消失了,那么我现在用的方法是当把毛-泽-东放大之后我把这格呢重新呈现在画面的外边,以此来表达我对毛主席的敬意”; “毛-泽-东是非常复杂的人物,即使我非常崇拜他,仍然我也很难描述(他)”; “我想文革它这个‘达达运动’更具有普遍的政治含义,所以我更愿意把‘文化大革命’理解为一种有关政治的‘达达运动’”。王广义认为文革带给他的是一种美学含义,他说:“虽然这种美学的含义它背后包含极其复杂的残酷性,今天我把它理解为一种中国走向现代化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以上王广义言论见99-艺-术网 HYPERLINK "http://w ww.99 ys. com" ww w.99 ys. com《视觉政治学——王广义的艺术》)。
" b1 ^( o! }) R$ @! w9 e3 H& K0 Z+ `$ q8 B9 f2 X+ B' O# n- S
        这样的一位狂热的毛的崇拜者,怎就让他混进了艺术圈?若他是早年就暴露他的真实面目,他是没法在艺术圈内混的,大家每人吐一口口水,也会将他淹死的;哪能由得他后来做大而成为害群之马?8 q% Q' V5 l: W
: Y/ \; q5 ?; D* K
$ K: W' ^  C1 O, t- F  @
" S9 |5 L$ _9 W+ B' A2 F
             八、关于“波普”、“玩世”、“艳俗”的命名由来" p8 Z" `( V7 X8 M
: W4 R9 T3 p- B9 h) E
        栗宪庭是一位有求必应的老好人,90年代初围在他身边的这几个人(森达达、柴小刚、徐一晖、王广义、方力钧等)他一个也绕不开。& w9 s5 t. }: p  r4 V

8 [8 ?' {, i% [  m        柴小刚坚守他85’美术新潮灵魂人物的定位,栗宪庭在80年代末就为他撰写有《对荒诞的自我解嘲——柴小刚的艺术风格析》的专题文章,刊发于《江苏画刊》;90年代初他是无所求的。# e) D2 N1 v6 s" s# O) a) f/ n, s- [0 H& B

) P8 ?, J2 }- }" X. G& q        王广义原本是高名潞人马,高90年代初流放国外,王就只能紧紧抱住栗的大腿不放了。85’美术新潮的几位代表人物是一致的不承认王广义的,所以他需要重新命名;这个老赖皮天天往栗家跑,栗没办法,就给他命名为“波普”。; r& r% [; }4 C6 i

7 u: `: l& C  m( c$ ]( p        方力钧的人情自然也要还的,方纯属玩手艺活的没头脑的那种人;于是就给他命名为“玩世”吧。
' j: i. q: M; ^% _3 d5 Z
; Y4 E: T8 a) @        徐一晖又该如何命名呢?因编辑《艺术潮流》杂志,徐一晖“霸占了”栗宪庭的一部尼康,所以栗要拍片时总要找徐一晖,如替吴山专等人拍片。在圆明园,有一天傍晚,徐一晖替方力钧拍画回来,我就说了他;我说你是85‘新潮元老,替他拍画算什么呢?我说这活他找照像馆人干就可以了。我接着说,他搞“玩世”,你就不能拉俩人搞个“混世”?徐说这得等老栗,跟着栗的思路走。我说不能等,得你自己先行动起来。于是就有了徐一晖的“尘俗”,后改为“艳俗”。我当时明知这是一个昙花一现的商业命题,但还是鼓励徐一晖去做的,因为总比他整天游手好闲好。徐找了王庆松、刘真等人大家商量好一起来画大白菜,以形成一种“现象”。刚开始栗宪庭并不认同“艳俗”,徐向他要文章,他虽然写了,但并不署名,而是署上“胡村”的别名。徐一晖得到这篇文章后便将它刊发在《江苏画刊》上。徐并不放弃,继续跑栗家。廖文是深知徐、栗的私人关系深厚的,便在中间做起了好人,说她愿意承担“艳俗”的理论。廖文既然参与了,最终也就将栗宪庭拖进了“艳俗”。
, X+ P- L& U; t4 I$ K0 p) t% o5 J3 u4 i* n- t

6 G3 ^" q) ]) |. w" U                         九、“普世派”的休眠期9 ]  @7 {: D( {9 Y, |
# _# s  U7 p8 B  _
        关于森达达该如何命名?我本人一直坚守着艺术的过程就是社会抗争的过程,即我的“普世主义”。这在我是与生俱来的永恒的生命定律。
: R% W8 w- q% x0 L$ [1 N; K: ?. R1 @
        89’学运将中国第二次新文化运动推向高潮;却戛然而止,遭国家暴力机器人为切断。若要等待下一次的大潮来临决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而是至少要十年以上。这种周期定律是历史早就验证了的事。“中国当代艺术”即“普世派”进入休眠期已无法避免。
1 J; ~, N. M8 n8 H) V
* u5 v1 ]! y7 r- Q        我当时就在想,等待十年或二十年后,随着中国第三次新文化运动的大潮的来临,我们“普世主义”必将重见天日,成为推动历史进程的最主要的动力;并持续十至二十年,直至极权消亡。
, ~2 P' E3 I% X  V0 m/ E3 E
) F6 v! d& z3 H
, y6 F$ ]7 z  h/ y; U6 \                           十、栗宪庭的左右手. q& [  O* a" K5 l0 _3 i

. h1 h; q% O( e3 M# {       1989年至2008年是文化断裂期,也就是“中国当代艺术”(“普世派”)的失语期。因此这段时间必是“中国伪当代艺术”(“毛左派”)盛行期;其内幕何表?我1987年2月送给栗宪庭的那句“未来十年他说了算”的话不幸言中。所以要找答案仍需到老栗那去。2 _( V7 ]6 ]1 I2 q

& g9 w% V7 N0 A& p# q        2013年春节我到栗宪庭家,先进入东厅,见廖文正给来访的俩位小女孩拍照。我说老栗呢?她说在里面(西厅),我进了西厅见老栗正在最里边的水池旁洗菜做饭。打过招呼后,我坐下。东厅墙上未见照片,西厅墙上有四张放大的照片。第一张照片是:栗宪庭、森达达、廖文、王广义;1995年1月22日于海淀体育馆安德巴斯俱乐部,栗宪庭45岁生日聚会。到场艺术家众多,气氛热烈。第二张照片是:老栗一个人,宋庄自家修房时院里留影。第三张照片最大,置于南墙,是栗60岁生日,照片选择广角,所有人都被收入镜头。最扎眼的是王广义、张晓刚、岳敏君等几位“毛左派”了。这次聚会“普世派”的森达达没有到场,也没见艾未未及高氏兄弟踪影。第四张照片并不大,置于北墙,是毛在延安文艺座谈会时与所有参会人员的大合影。栗本人是反毛的,属“普世派”的。因此挂这样的一张照片,我是可以理解的。但就这样的未做任何处理的端端正正挂着,很容易引起“毛左派”的误读;认为栗已站到他们一边了。想到这里,我准备将照片倒置过来挂。这时栗过来和我说话了。我说:“我当初(1989年)就看出王广义的打格毛像是有问题的。他画的毛像虽然打了格,但和天安门城楼上挂的毛像又有什么区别?文革中谁画毛像又敢不打格呢?人家安迪·沃霍尔是以画汤灌头出名的;后来无论是梦露还是毛,都被他画成汤灌头了;其中有解构,那确实是波普。可是我看王广义画的打格毛像怎就那么感到压抑呢?有一种道理可能是三岁小孩都明白的,就是怎能把一个非常崇拜毛的‘毛左派’人所画的毛像解读为‘反毛’呢?”老栗听了我的话感到很愕然。我又问:“你知道王广义、张晓刚、岳敏君等人的‘反法爱国’运动吗?”栗宪庭回答说:“知道,这帮人做的蠢事!”可见老栗对毛左是非常无奈的。有一次栗宪庭采访岳敏君,岳说:“……后来我想到‘6-肆’那些民主斗士有点傻,也没有什特别的理论方向,好像是发泄的感觉,所以就画了《自由领导人民》……”,这不是当面将屎盆扣在栗宪庭的头上又是什么?
2 H  X! d: E7 l( F# _5 a3 a5 {9 y* N% z& ]7 p2 M
        由此看来,栗宪庭90年代初推介王广义集团,完全是一次“乌龙”(“own goal”)事件。毛左们所造成的恶劣的社会影响是栗宪庭始料未及的。这就好比一位将军,辛辛苦苦打造了一艘航母出海,却被内鬼掉转船头,将自己的大本营给炸坍了。因此,这一“乌龙”事件,令其陷入有口莫辩的尴尬境地。
) T) E3 ]9 R9 d$ X0 K* ?3 Z  I
3 Y* `$ `1 k  O0 |3 {8 z 5 Z" G7 a1 _8 Z0 ?- k9 }6 H0 t3 U
                     十一、毛左疯狂,杰德·珀尔批伪
2 Y  b# H7 f3 w( a" ~- X- u# z" N( I7 `0 X
        与推动历史前进的“普世派”相对立的,就是反人类的“毛左派”了;其代表人物为:王广义、张晓刚、蔡国强、岳敏君等。2007年后,薄-熙来为了尽快登基皇位,借尸还魂,大搞颂毛唱红运动;于是由重庆到全国,一场轰轰烈烈的文革闹剧又开始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当时许多毛左画家都得到了薄-熙来的颂毛唱红资金的支持。除个别人臭显摆,将消息贴在网上;大多数人秘而不宣,埋头苦干。他们假借外国人之手疯狂炒作自己。甚至将颂毛唱红运动开展到了纽约和巴黎。1 a1 ]  J3 z6 I+ Q) \7 j' u
' m/ h' Q: h/ l3 T: p9 N  v
        于是便有了英文版的一本封面印有成百上千个红卫兵手持红宝书站在天安门广场的名为《继续革命:来自中国的新艺术》的书。美国批评家杰德·珀尔(Jed Perl)说:“我非常肯定这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邪恶的艺术书籍”。他猛烈抨击了竭尽能事美化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的王广义、张晓刚、蔡国强、岳敏君等“新毛派”(“毛左派”),称其“不但侮辱了艺术,也侮辱了人生。”;“那些吹捧叫卖的策展人、批评家和收藏家,也一样侮辱了艺术,侮辱了人生。”;“我们所见到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昂贵广告和邪恶宣传”。  p# D& `3 L" y( N4 @4 w
6 M3 ^1 ^" r* u( X  A0 ^
        杰德·珀尔(Jed Perl)2008年发表在纽约《The New Republic(新共和)》杂志上的题为《Mao Crazy(毛左派的疯狂)》的批评文章,成了批毛的经典;在中国网络上遭到热捧,多年来经久不衰。是他灭掉了“毛左派”的淫威并提升了“普世派”的士气。所以说“人间自有道义在”就是这个道理。+ z$ @  L& W# o' `0 h

2 F# s7 F4 n4 Y: y4 b, C
8 a. d# b2 n, x, ~, E" t- @. C
7 B" m+ }! {6 d8 ~7 D! o                 十二、中国第三次新文化运动的到来
( d5 B% W4 g% ~% |! X4 q! o8 I& ]
       直到2008年随着互联网自媒体时代的到来,中国第三次新文化运动又开始了,其精神所指就是追求民主、倡导普世价值。因此“普世主义”就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代名词。代表艺术家有森达达、艾未未、圣君、高氏兄弟等。而“嘿!社会”(中国当代艺术社区)堪称是“普世派”的主要阵地之一了;森达达的《中国第三次新文化运动宣言》、《争百万人联署呼吁释放艾未未》等文章就是发在其上而被其它媒体疯狂转载的。而圣君的看似极不严谨却有真理在的疯狂的跟贴文章,成为一景;其本身就构成了行为艺术。艾未未、高氏兄弟的文章亦多见其上。我在此要特别提的是艾未未,这几年在他的努力下,我们“普世派”在势头上完全压倒了以王广义为代表的“毛左派”。为“中国当代艺术”作了正名。
2 U& u, k. N4 N$ U# q. ~
# M3 U) d8 r7 ?9 T                  
- X7 r* p3 y$ }9 f6 Y( g

艾未未

艾未未

% w( q/ F7 @# d5 J3 h8 {9 p                艾未未《铁棺材》2014& N1 w1 T( w0 w3 ~

* a6 V  ]) F) k* k/ Q- K
: U" f2 {9 v' A$ ?                                   十三、尾声
, y% Q& i& L, `* ~( K. h
+ f) X8 J& V3 p         2013年10月的一天傍晚,我抵达草场地艾未未门前,陪同我的一位在附近开画廊的吴姓年青艺术家问我:“怎样才能做到是一位成功的艺术家?” 我说:“在中国,只有做到别人为你安装了这么多个摄像头,就是成功了。” 我又说:“我们可以数一数有多少个。”结果是只站在一个点上就发现了七、八只。我们在艾的住宅周围兜了一圈。我说:艺术家都是很有个性的,若要想让一位艺术家打骨子里去赏识另一位艺术家是很难的;艾未未可以说是我唯一倾佩的艺术家了,我们骨子里有许多惊人相似的地方。他说:“你们是英雄惺惺相惜啊。”是啊,相比那令人痛恨的极端自私的“毛左派”的王广义们,“普世派”的艾未未的对社会的勇于承担的精神,又怎能让人不激动呢?在这人世间,我是爱恨交加啊。
9 _4 C4 B& b) z& X  r5 I1 J* |' M4 {+ j1 S& {
       2 F9 @- g: n; Z$ l: Y' Y% e# |& C
$ A8 |! {+ O3 {) C1 D  U) T% D* e
        看哪!中国第三次的新文化运动的大潮已凶涌而来,一浪高过一浪。我的弟兄们,还迟疑什么呢?

2 {7 e6 J/ H, N4 {: Q2 n$ [" o0 Y3 g: m1 m, a6 W
8 [; l% @6 z: q. y
7 [- k/ h$ U8 e
                                                : D6 D6 [: Q$ U5 Y. t( l
) u& r9 _/ o) D' _
                                  森达达 2014-3-21于北京宋庄3 h* _% n3 S; R9 F. s2 r

& h, h$ |% e! n3 N( G% g* N: U0 A# {" w6 ?$ W9 V

7 ?% C# W" [/ p# b  y! e8 z% j# o7 o& o5 K

森达达

森达达
+ M0 S( B/ o/ S2 i* `0 _( E
森达达《我在场 2014-6-3,10:30》 2014
7 \- s3 M' {* h1 ?' i* Z+ ~! f; @+ V/ p) J  e
( d6 B9 E& y& z
% U, W: a; f; O, R  P
匿名  发表于 2014-9-24 11:47:09
真人在,中国有希望了
匿名  发表于 2014-9-25 14:58:22
铁的历史,支持!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验证码 换一个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99艺术网 (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  

GMT+8, 2017-1-25 01:0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