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99首页

99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搜索

跨学科的实验场域2

已有 821 次阅读 2011-3-15 22:03

 

绘画给了我图像分析的基本方法,另外源于我对中国古代美术的兴趣,对图象学和图像志的研究,对于我来说这些图像的转化就像切换镜头,通过一只手从骨头到皮肤到细胞,从老人手、年轻人的手到小孩手,这种空间的变化是很有意思的。我最近读巫鸿先生的一本书《重屏》,是对屏风的历史图像进行分析,艺术史的图像视野让我有进入新媒体的自信,从2006年到今天,我通过数字艺术的实践,再通过数字艺术回到绘画,实际上给我带来了新变化,今天每个单一的知识结构是无法把握现全球化时代总体的知识结构,过去我受的教育还是比较封闭,可能在学科交叉和融合的时候,我觉得需要作出一种反映,对于新的学科必须进行自我更新,例如我受到伊比利亚中心的支持,团队、资金、技术、我的团队就是一个50人的动漫公司,这种团队对我的改变是很重要的 ,所谓的新媒体不是问题,而是跨媒介,跨学科的工作方法,做动画和数字艺术的态度。因为对方法论持续思考,让我有尝试新媒介的勇气。所以,我觉得通过一个媒介你会得到很多本质的东西。

 

我去年在天台山国清寺住了十天,很有意思。去贵州龙场王阳明书院,看得热泪盈眶,真正体会到“知行合一,致良知”。中国的乡土社会调查和实践,比在书房里研究后现代哲学家福柯、布尔迪、鲍德里亚等重要得多。我喜欢读晚明清初的历史,通过《万历十五年》、《傅山的世界》、《石涛-清初中国的绘画与现代性》等,得到的启迪很多,从历史中可以找到和今天的中国人在精神上一致的地方,我发现中国历史比西方哲学、美学、艺术史对我的影响更直接,“述往事,知来者”。

 

我想谈一本书《儒家革命源流考》(刘小枫著 三联出版社),刘小枫关于中国革命是否受从西方的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的影响的论题展开了自己的思考,中国革命的精神之源是什么?基督教?西方文明?还是中国的儒家传统?这本关于思想史的书对我启发很大,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来源不应该全部是西方,应该找到自己的视觉逻辑和思想谱系,这个比我们空谈后现代重要得多!

 

陈明强:我记得在一篇文章上看到一个报道,说您在外地给冯博一发了一个短信说您在真美国、真欧洲看到假艺术,在假美国、假欧洲看到了真艺术,当时你是什么样的一个心境,是不是跟你说的文化找源头相关的。

 

张小涛:2006年我在深圳的 “世界之窗”,里面曼哈顿、白宫、艾菲尔铁塔、大笨钟、比萨斜塔、国会山等什么都有,我发现这个太国际了,真的是当代艺术,这是全球化市场的缩影,豁然开朗的感觉!这是一个商业的“帝国”,那一刻我有一种顿悟:一堆垃圾当中,一花一叶当中有大千世界、有古往今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因为这里面有我要的东西。真假是相对的,我看到了这种荒诞性和悖论,假和真的转变关系,艺术其实就是关于“有”与“无”、“真”与“假”的关系。

 

程鹏:关于新媒体系在整个四川美院有一个定位,学校对它有什么期待?

 

张小涛:这个以后你要问罗中立院长?新媒体系应该是四川美院125规划中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规划,思想性、高科技、技术化、信息化是未来当代艺术的特点,我们需要反思自己的学术传统,通过国际化的交流、教学试验、展览和传播、交流等 ,为这个区域的学术带来新的活力!鼓励更多的年轻艺术家去试验,去创造未来。

 

陈明强:刚才你说怕学生问毕业后能干什么,或者学这个有什么用?我觉得百分之八九十的学生肯定都有这样的问题,真正碰到这样的问题你怎么引导您将来的学生?

 

张小涛:至少这四年要做理想主义者,要学到真的知识,大学是修炼人格、研究学术的地方,不是交易市场。大学培养的是理想主义!至少让他懂得学完这个专业出去以后工作是没问题。

 

丁楠: 我们实验艺术大会工作也是,学校之间的这种新媒体专业和实验艺术专业互相交流,您对建立新媒体专业对外交流这一块有什么期待?

 

张小涛:我们系有新媒体艺术中心,通过科研和展览可以带动教学,我们会加强和国家基金项目、国外基金会、研究机构、大学美术馆、国际大公司、商业机构等的合作。这种案例很多,如欧洲的EDA,研究机构如法国的皮埃尔·夏尔费国际影视创作中心,英国LUX CENTER德国ZKM等。此外还有许多半赢利的制作中心,以低于商业价格的水平向艺术家开放。对新媒体艺术的资助,大量来自高科技公司的文化基金,如柏林录像节由苹果电脑资助,汉堡录像节由西门子资助,卡赛尔文献展的技术部分由IBMSONY赞助。对新媒体艺术的支持提升了公司的文化形象,展示了新媒体的艺术魅力与技术潜能,在新媒体艺术与新技术之间形成了良性循环的关系。我们要申请一些项目,比如我们要做一个《收租院》纪录片,我们想通过片子把四川美院学术传统进行梳理、反思、总结。也会比较重视研究生的培养,研究生其实做出来的概率是很高的,我也对你们有一个建议多参加展览和社会实践,通过展览来提高自己,更多的了解你的对手在干什么。

  

 

丁楠:刚开始您谈到教学生进入社会的方式,教学里面有没有自己的构想?

 

张小涛:要请策展人上课,告诉他一个展览怎么选作品。对一个画廊老板来讲,画廊怎么挑艺术家。比如一个人上三天课程。之后会有一个比较具体的报告出来,像设计师方案、预算都比较重要。

 

丁楠:而且是一种团队合作模式。

 

张小涛:生产模式,布尔迪谈的知识场域的生产,生产就是一种传播模式,数字艺术和网络、大众化媒体是一体的,比如今天的微博,人人成为了信息源和媒体,微博成为了信息病毒的交叉感染区,既是资源信息共享区,也是一种囚禁和干扰,这是信息化时代给我带来的思考。微博已经成为虚拟社区中意见表达最为集中的地方,网络的问题其实是一个传播学的概念,媒体与传播是今天这个时代的显著特征。我们会请中山大学的杨小彦教授来专门讲信息化、网络化时代的艺术和媒体的关系?当代艺术就是一种知识生产,能够利用媒介来传播的艺术家是意识超前的艺术家。媒介即信息,信息即价值。

 

丁楠:网络在教学里面的比重是?

 

张小涛:在多媒体设计里面我们会安排网络这种课,比如软件、编程、网络艺术,包括论坛、BBS网络新闻,可能会展开网站分析课程。分析一个网站的思想、它的技术、它的美学、它的博客群、它的论坛和艺术形式,它每一个系统里面还是带有研究性和分析性的。

 

丁楠:摄影怎么分?

 

张小涛:传统摄影和数字摄影,学传统摄影毕业后可以转行当摄影师,会有一个好的工作。请好的摄影师来教,学生能够把技术掌握好,我们会分配人员专门做技术,比如摄影工作室也有黑白的摄影。

 

丁楠:数码摄影和图象之间的概念现在已经很含糊了,网络对图象的概念和摄影原来的概念不一样了,你是怎样界定这些。

 

张小涛: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图像谱系,而不是简单的图像差异问题。摄影也是美学和艺术史逻辑的衍生。我们系摄影工作室主任是德国著名摄影家罗兰-费谢尔,他带来的是一套德国的摄影体系。摄影系作为这个系 “图像”的根本,他们呈现的研究成果是电影、是纪录片、是动画多媒体的一个根本基础学科,慢慢从平面到二维、三维,到多媒体装置成为一个全景式的艺术,就是从这个来的。它叫第一工作室的原因就是基础。(张小涛展示德国教师作品)他的这些作品这都是电脑后期做的。是电脑处理以后,还原成抽象化,其实透露的不是计算机软件和图形处理,而是通过摄影来表达他对绘画的美学,对建筑空间的哲学化理解。中国艺术家在摄影中还没有这种语言和美术史的逻辑,还是关于现实的记录多,在摄影中无法上升到语言和观念层面。是西方抽象绘画传统和建筑空间的关系,现代主义到当代的传统是很深厚的,这就是一个艺术家图像背后的艺术史传统。

 

我现在也试图从艺术家的身份转换到教学的结构中去,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难题,相对于民间机构来说,体制中做事显得很艰难。我会尽可能的去适应和调整这种剧烈的转变,因为今天的中国就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场域,一切都充满了未知和悬念,我很好奇这种变化,希望点点滴滴去改变现实。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 林妙可这个小孩还真可爱呢
下一篇: 没有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99艺术网 (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  

GMT+8, 2017-1-21 14:2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